Open Access 期刊真的只是斂財而沒有學術水準嗎?

14/08/2019

    從事學術"工作"到現在也近4年了(從碩士班算起),雖然我還是個博士生,但在這個學術環境逼著我們要鍛鍊學術期刊發表的能力。尤其是在台灣的博士班,往往畢業的門檻都要有1-2篇的國際期刊發表,其次是教授的升等、拿計畫的壓力也重重地落在博士生身上。就我個人而言,既然要走這一行了,且又不是到國外鍍金,在這個社會中感覺起步就晚人家一節,因此只能用發表期刊的能力免強追上國外回來的博士;其次是我也沒有很排斥撰寫學術期刊,反而認為它是個挑戰。因此在這幾年的磨練中,我陸續地將碩士班的論文、資料,以及博士論文較小的部分 (有點像前置性試驗),以及與其他學者合作,好不容易有了一些小小成果。

    但是在有些小成果的同時,辛苦撰寫的文章發表在有爭議的期刊時,別人的眼光便會認為你的努力較沒什麼價值。在我寫的文章中 (我本人是第一作者),有五篇文章落在所謂的Open Access 期刊,分別是《PLOS ONE》、《Sustainibility》以及《Taiwania》。也就是作者付費,讀者免費的概念。許多地報導以及我認為這是一個趨勢,畢竟讀者(例如一般大眾或學生)往往是弱勢,比較沒有經費去購買期刊,獲得觀看版權。因此OA的方式是向投稿者收取刊登費,而投稿者往往是科學家、專家或政府單位等,相對在經濟階層較為優勢。但前陣子被某老師OA影射是一個花錢就可以刊登,且科學家不可以跟錢扯上關係。但其實,傳統的期刊雖然有些不跟作者收費,但跟讀者(尤其是學術機構),收取大量的版權費;甚至有些跟作者與讀者同時收費。像是2017年台大訂購了Elsevier ScienceDirect資料庫就高達7000萬台幣,因此引發許多國內的學校開始了退訂潮。因此學術發表完全能不談到錢嗎?我想不可能,只是跟誰收錢而已,因為它本來就是一門產業,出版社也需要養家糊口。

    那麼OA除了與作者收錢外,有什麼好處呢?事實上這真的是個趨勢,從多個大期刊都在發行OA的模式來看 (例如PLoS、Nature系列等),在未來將會是主流。因為它的審查快速,能見度高,又加上讀者免費下載,因此你的研究成果可以更加快速地被傳播。可以詳見蔡依橙老師的文章《PLOS ONE 真的惡名昭彰嗎?並非如此》。然而,這樣的模式確實也幫掠奪性期刊產業打開了一大扇門,然而如何辨別是掠奪性期刊,請詳見《「掠奪型期刊」期刊實際案例破解-3-圖書篇》。基本上我投稿的2篇文章在《 PLoS ONE》 已經是大品牌、老字號的期刊,因此沒什麼問題,且在生態領域有一定的權威性;Taiwania是台灣本土的生物學期刊,也是老字號,近年因為前輩們的努力剛收錄於Science Citation Index,也沒什麼爭議。主要我目前的文章中被大家較為異議的是《Sustainibility》這本期刊,我將博士論文的先導性研究 (Pilot study),及一個小個案研究 (Case study) 投稿在這本期刊上。

    這本期刊是MDPI旗下的刊物,和大多數OA的期刊一樣,是要和作者收取文章處理費 (APC)。其爭議點是什麼呢?大多數沒有投稿過此期刊人會認為這本期刊"太好中"或是缺乏嚴格的同儕審查。但我認為最大的爭議以及它被黑的原因是,它的創辦人是中國人,且過去是學術騙子被起底,以及曾被列入Jeffrey Beall的掠奪性期刊列表中(但現在已移除)。從太好刊登的方面來看,以我已擔任幾個期刊審查者的經驗,及投稿的經驗來看,它也沒那麼好中,甚至我也有作品曾被拒過。而為它標榜著快速審查(期刊較有優勢),因此往往在修改文章以及回覆審查期間,都得放下手邊工作,花上幾個夜晚的時間來回覆及修改其他同儕的意見。因此你說審查不嚴格嗎?倒也未必。我目前兩篇均遇到3個以上的審查,給的意見都是好幾項必須逐條回覆修改(如果要看回覆意見是否嚴謹,我也可以提供我受審查的意見)。雖然有些審查者很混,但有些還是相當專業,我想這不論在哪個期刊上都會遇到的。如果因為以上因素,沒有自己親身經歷,而否定了其他人的努力,只因為是成果被刊登在這個期刊上,我認為是很不道德的。

  我相信創辦人有問題,期刊本身的運作模式可能也有些問題,但是文章或研究的好壞不應該看中於期刊或是影響因子(Impact factor)。像我於去年12月刊登的文章,不到短短幾個月就被引用了3次,以我們這個領域來說一個個案研究能有此成果算是不錯的,可見文章的好壞與期刊沒有太直接的關係;或者是說,我認為我的文章就剛好適合在這個期刊上,如果我的成果可以發表在《Nature》上,誰會不想呢?就是有一些小成果或個案研究,不發表可惜,所以才找合適的期刊投稿,剛好有老師推薦了這個期刊。

  最後,我想說的是,我不是在幫這個期刊辯駁什麼,而我辯駁的是當別人辛苦的成果,因為你自己的偏見或眼紅別人的產出,而全盤否定,使用地圖砲攻擊別人。那我想請問你,你自己的系主任、老師或是合作好友沒有人發表成果在這上面嗎?你也因此認為他們在出賣科學家靈魂嗎?我認為學術上最重要的就是不要造假、違反學術倫理,發表多不多,好不好,發表在哪裡,用不著別人批評。


延伸閱讀: 《何謂「開放取用」(Open Access)?》,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。